广告投放找我们更方便-万事成传媒|
全国统一免费服务热线:13466609726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业内新闻

拆除了户外广告牌子我们以后卖什么

浏览量:发表时间:2019-08-10

罗素·克劳演的好莱坞经典影片《角斗士》好看,场面是足球篮球的鼻祖,而户外广告,就诞生于古罗马的角斗场,已有2600多年历史。
 
古罗马奴隶牲口不如,有声音有图像,但是玩物和劳动力,奴隶主闲得蛋疼,总要搞娱乐,且玩刺激的,要看奴隶和野兽厮杀,需要气氛,就需要表演预告,广告牌就这样血腥诞生了。
 
户外广告是最早的媒体形式,扯虎皮拉大旗,就是户外广告,只是没商业价值,户外广告发展,是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,主要形式是大牌、公交、墙体,
随着交通和城市发展,机场、高铁、LED、电梯等,诞生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媒体公司。
 
行业都一样,都会从供不应求到供过于求,再到优者存,户外广告走到如今,资源已严重过剩,市场在考验人和公司,会有大量公司倒闭,也会淘汰大批从业人员。
 
2018年底,广告人558万,户外公司20万家,户外人210万,占37.63%,这是不正常的。
 
靠人海战术的行业,永远是低端产业,前期合理,中期煎熬,后期会暴雷,这也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脉络,不能总处在靠劳动力阶段,
户外广告滞后了,各大媒体除硬件技术升级外,广告人的升级基本没有,打单仍靠人去磨,只能卖资源,不能卖智慧和想法的死穴,彻底制约了户外广告人的脑袋。
 
户外广告能卖智慧和想法吗?是不是越油条越暗箱,越吃香?现实给了肯定。
 
2018年户外广告1732.8亿,占比21.68%,210万人均创造价值为8.25万元,20万家公司均创造价值为86.7万,是收入,不是利润,
按纯利20%算,个人创造1.65万元,公司17.34万元,户外广告公司多如牛毛,210万人,完全过了行业红线,很多人力浪费了。
 
从社会层面,好像是解决了看似的就业,其实绝大部分处在失业边缘,三分饱,七分在焦虑和不安,毫无职业安全感。
2019年广告难做,80%的户外广告人,被抛在了做与不做的纠结中,做,客户说现金为王,没钱投广告,不做,很多客户花了时间精力,不甘心放弃,在微弱底薪下,等命运的锦鲤。
 
2019年一季度,地铁机场、火车站、公交候车亭、楼宇液晶、电子屏,平均负增长12.67%,上刊率60%,这个跌幅很大,尤其电子屏和候车亭,跌幅超过15%。
 
福建晋江很多服饰企业,基本没钱投广告了,二线白酒收缩战线,户外广告以本地为主,曾经在机场媒体风光的客户,如探路者快死了,
汽车客户需要垫款,国产汽车投广告不是为了品牌,更多是为拿国家补贴,长丰猎豹停产了,江淮处在生死路口。
 
分众传媒市值只有700亿,梯媒在洗牌,晶茂媒体破产了,高铁和公交媒体的上刊率低于60%,郁金香已不见踪影,机场媒体像奢侈品。
客户的钱在减少,户外媒体资源在增多,就像孔明灯,火越来越小了,但飘的越来越高,这种悬空的局面惊心肉跳,户外广告要拆了。
 
从去年开始,拆户外广告成为传媒圈的热点和痛点,没拆的欢喜,拆的痛哭。

2018年7月,徐州整治6.3万处户外广告牌,面积逾45万平方米;潍坊市清理橱窗广告5125处;武汉市全面拆除楼顶大型户外广告和招牌,而北京到处是天际线。
 
2019年拆的更深入,更坚决,包括地标广告,乌兰察布集宁市拆除广告牌近500块;山东临沂拆除大型户外广告614处;
石家庄拆除广告67处共204块;福建长汀正在展开户外广告整治运动;上海外滩的LED也不亮了,还有很多。

无数户外广告人在滴血,这哪里拆的是牌子,拆的是生活和梦想。

有人抱怨,有人想不通,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,谁都不想别人在自己头上动利益,
但依据数据冷静思考,拆户外广告,未必是坏事,也许会拆出个规范、理性、更加强大的户外行业,因任何行业,都会经历阵痛和图腾,洗牌洗人是必然。
 
政府拆牌子更多是规范城市,户外广告人需从行业规律角度思考,这么多人和资源,搞了这么点收入,客户预算如水滴,润不了这么多土地。

与其要死不活,不如短痛,回归到广告的本质上来,广告不是靠资源支撑的行业,靠创意、智慧和创造力,广告是创意产业。
 
政府拆户外广告是对的,如真是人才,就不应该依赖牌子吃饭,就该靠创意,如是浑水摸鱼,就希望靠资源,
户外广告人才,不能再在酒桌上,让本来优秀的脑袋生锈,倒逼一些优秀者,把聪明转移到客户的创意、品牌、调性上来,这不好吗?
 
靠酒,靠关系,靠乱七八糟的手段搞客户,这已跟不上时代,尤其传媒业,而户外广告这个特性最明显,一年创造1732.8亿,抵不上农民工。

广告属于年轻和思维活跃的人,经验和资历不适合这行业,需要跳跃思维。
 
中国文化是宁为鸡头不为牛后,立块牌子就是个公司,然后几个人就是老大,有关系在好的地段树牌,就像树了丰碑样牛逼,
各城市蚂蚁户外公司到处是,没啥管理,没啥广告知识,唯一能力,就是搞好政府关系,联合一些职能部门,一起弄客户和分成,小日子不错。
 
这不利于户外广告业发展的,几个头部户外媒体公司做的好,但因小公司太多,这些大媒体公司也艰难,因再牛逼的公司,根本不是地头蛇的对手,搞得很多客户资源分散,投下去的费用,根本达不到传播效果。
 
广告的根本是为塑造品牌,户外媒体集团化是必然趋势,户外广告人聚焦和系统化,是未来必走之路,行业人才水平,决定行业贫和富,决定行业高度。
 
维持现状赌运气的搞客户,永远不是常态,拆掉些垃圾资源和淘汰一些人,可让客户和更好的资源回血,包括人的回血,
只有当客户的每一分钱精准时,客户才能有更多收入,客户没收入,所有牌子都不会翻,都是摆设,广告人只会看着漂亮的位置焦急。

有人说广告业558万人,其实只需50万就可以了,户外广告20万人就够了,不无道理,
人是唯一财富,20万可干好的事,为啥要用200万人?释放那180万,也许可创造更大财富,转型是痛苦的,不转更痛苦。
 
广告沦为劳动力密集型产业,是从敞开行业大门开始的,但市场永远是向前的,户外广告不仅面临其他媒体挑战,更多是面临观念和思维的挑战
客服热线
北京万事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、北京春风得意科技有限公司联合运营 2019 京ICP备08001618号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
本文关键词:户外广告公司 高铁广告 机场广告 地铁广告 电梯广告 地铁广告 影院广告 社区广告 公交车广告 高速广告 地标灯光秀广告 楼宇广告